蓄发 - 【自我实现】

与自己和解

江波

取这么一个标题,我内心是纠结的,很是惭愧。

精神错乱

永远在做同一件事情,却一直希望不同的结果,这是精神错乱。

“蓄长发-剪短发”、“蓄长发-剪短发”、“蓄长发-剪短发”……,我已记不得几度循环轮回了,每一次都以为蓄长发之后会不一样,每一次都以为剪短发之后也会不一样,然后很可悲和无奈的发现,其实并没有什么不一样,我期望的改变并没有到来。

它不会自己来,不论我是否蓄长发,亦或者是剪短发。

如果把时间进行一定程度的压缩,就会发现,“上一秒”才说要蓄长发,“下一秒”就要剪短发,我想我应该是精神错乱了,做着同样一件事情,却期望着不同的结果。

追逐与告别

如果把时间拉长,然后固定在某个点,比如说决定蓄长发或者剪短发的那一刻,我在考虑什么。

蓄长发

一次又一次的问自己,你为什么要蓄长发,要道士的发型?

无他!就是喜欢而已,就是想要而已,那个发型就是我欢喜的发型。

在我看来,每一次决定蓄长发都是在追逐理想中的那个我,那个遗世独立的我。

显然,那个我不可能存在,内心在煎熬。蓄长发的过程是“理想的我”压制了“现实的我”。

剪短发

由于一些外因的诱发,“现实的我”打败了“理想的我”。

比如:

  • 臭傻逼,这么热的天,留这么长的头发,热不死你啊!
  • 我说,上点心吧!她爸妈不喜欢长发的,一看就不正经!
  • 你知不知道,你这乱七八糟的长发看着有多颓废,简直就是个废物!
  • ……

然后,我就决定,我要剪发,而且要剪超级短的发型,6mm?长了点,3mm。

在我看来,剪短发是在举行一个仪式,这个仪式起到了一个正向反馈的作用,告诉自己,我要改变了。

实际上,只不过是“理想的我”没打过“现实的我”而已。

要不再蓄次长发

上次去要房租的时候,遇到一位小哥哥,他的发型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当时便与他不自觉的亲近了许多。

近段时间,在是否要蓄长发这个问题上,思考很多,关键问题还在于,如何说服“现实的我”。

长发 = 颓废

以前会觉得,长发的我,看起来很颓废。然而,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因果关系,颓废就是颓废,跟长发或者短发没有直接的关联。

长发 = 她不喜欢/她家人不喜欢

不可否认,这个确实存在,特别是“她家人不喜欢”。

短发是我,长发也是我,我想她喜欢的不只是我的长发或者短发,她家人关注的重点也不会是长发或者短发,即便短发看起来是个浪荡子,那么就让她家人知道我是个靠谱的人即可。

你看,既然他那么想蓄个长发,要不满足他?

哼,他爱咋滴就咋滴。

好的。

一鼓作气写完后,发现自己已不再纠结,也不会惭愧了。

我只是蓄个长发而已,我欢喜长发的自己,最最欢喜道士头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