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关于网络直播的思考 - 【胡思乱想】

2016.03.11

雷军说,站在台风口猪都会飞。前两年,大家发现网络直播是风口,于是一大帮子的“创业者”、热钱涌入,这里面有真正的创业者,也有投机主义的“猪”,网络直播平台最多的时候近300家。随着资本寒冬的降临,以及政府一系列的规定、办法的制定与实施,投机主义的“猪”大呼,网络直播越来越难做了,简直要了老命。然而真的是这样吗?猪终究只是猪,它没有翅膀,即便是被吹到空中,也没办法自我控制,一旦风小了、停了,便就摔得稀巴烂了。

各显神通的抱“大腿”

说起网络直播,最初由各类语音聊天工具一步步演变,而YY将其发扬光大,慢慢的如雨后春笋般一般,百家争鸣,但互联网最终还是寡头经济,最终存活下来必定不会多。网络直播的盈利模式究其根本便是粉丝经济,谁能够通过一系列的举措建立牢固的主播与粉丝关系链,谁便能笑到最后,当然,人民币的力量是难以估量的,尽管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竞争异常残酷的网络直播行业更是如此,团购行业的百团大战便是前车之鉴。

除了拥抱资本、抱大腿外,思考网络直播到底该怎么玩,玩出花样,玩出新高度。正如前面所言,如何建立牢固的主播与粉丝关系链是网络直播行业需要深度考虑的,纵观当前主流的直播平台,均存在“内容质量不高”、“互动性不足”的原因,倘若在这两个方面下足功夫,相比盈利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网络直播从内容来看,主要分为三大类:秀场、游戏、泛生活,这里便分别从这三个类别的内容谈谈我的观点。

难以监管的“卖肉”秀场

不得不说,卖肉很有市场,要不然性吧怎么还能够“性吧有你,春暖花开”呢?而大部分的秀场主播深得其精髓,通过“嗯嗯啊啊”的娇喘、搔首弄姿的“舞姿”、若隐若现的“露点”牢牢的抓住一大群“粉丝”,比如曾经的斗鱼三骚,更有甚者,直播“造人”,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这样内容的秀场能够持续火热呢?原因不外乎有三。

  • 粉丝的喜爱
  • 平台的纵容
  • 监控的乏力

为什么我要将“监控的乏力”放在最后,原因便是监管起来确实很乏力,监管部门不是万能的,而粉丝又是喜闻乐见的,平台则是唯利是图的,当然这里不是甩锅,尽管监控起来很乏力,但不是不能通过更加严格的惩治措施做得更好一些。比如:主播必须登记持证上岗,发现违规内容,罚停主播,高额的平台惩罚费,不得不说,这是个创收的好手段。

当然前面说的这些不是我想要谈论的重点,如何提升内容质量以及提高互动性才是我重点关注的。

当前主流的直播平台并不缺乏主播,真正缺乏的是可以定义为KOL的主播以及这样的主播带来的优质内容,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除了大量的钞票外,还有直播分级管理策略,以及广泛的合作。大量的钞票自不必说,那么牛波伊的主播身价都是千万级别的,顶尖的可以达到上亿身价。而直播分级管理策略则是为草根主播量身定制的,良好的信誉、优质的内容通过长期的积累,可以升级到不同的级别,而不同的级别获得的利益分成也不同,这样便能够起到良好的促进作用。广泛的合作,这个说起来便大得去了,电视台,舞蹈、音乐学院、培训机构,综艺娱乐组织,等等,均是值得深挖的合作对象。

上述提到的三种策略也适用于“游戏”、“泛生活”两种内容的直播。

在互动性方面,秀场直播能做的并不多,不过这也是基于我纯净的心灵而言的,但有个可以借鉴的做法便是“上麦”,“上麦”与主播互动表演,同时“上麦”使用竞拍的模式,一来能提升主播的收入,二来能够提搞互动性。

“菜是原罪”的游戏直播

作为一名游戏玩家,非常认同“菜是原罪”这个观点,同样,这个观点也适用于游戏直播。细数主流平台的知名游戏主播,不是曾经的职业选手,便是高端玩家,当然也有少部分的“娱乐”、“高颜值”主播,不过其体量相对而言小得可怜。

对于游戏直播,优质的内容来源渠道简直不要太单一,抓职业选手和高玩,不过高玩并不是只有天梯排名靠前的,还有绝活玩家。

而在互动性方面,可以做的事情比较多,比如,“竞猜”“互怼”等,虽然当前也有这样的玩法,但均没有提升到平台产品功能层面。

在游戏开始之前,主播设定竞猜项目,比如,竞猜一血的时间,一血哪方拿到,十杀哪方先拿到等等,粉丝参与竞猜,平台、主播分别从奖池中抽成,类似于菠菜玩法,这样做,粉丝有参与感,平台、主播有收入,何乐而不为?

“互怼”,简而言之,便是主播与粉丝一起打游戏,如前面所言,这个功能也可以提升到平台产品的功能层面,简单的办法便是主播开互怼局,粉丝花一定的费用报名,平台随机筛选,选中参与互怼的玩家,然后开始游戏。这种互怼模式,至少对我个人是极其有吸引力了,谁叫我既是小龙人,又是小僵尸呢?RUA!!!

垂直以及电商化的泛生活

泛生活是个很大的概念,无法三言两语的讲清楚泛生活直播的门道,不过,泛生活直播的出路取决于两个方面:垂直以及电商化,垂直决定了内容的深度以及质量,电商化决定了盈利点。

这里以民间手工艺直播为例。

一般而言,我们在讨论一个行业的垂直度的时候,其实是在讲述这个行业的专业度和深度,对于手工艺直播而言,更是如此。同样,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民间传统手工艺高手数不胜数,如何去发掘、挖掘这些人则是泛生活直播在提升内容质量时的重中之重,这个需要强大的市场团队。从另一侧面来讲,热爱手工艺的人群还是非常多的,一个大学同学开了个插花艺术的公众号,短短几个月便聚集了好几千的粉丝,尽管在我看来那些插花并不是那么好看,当然,她也只是在孕期闲得脸蛋疼。

依上所述,手工艺直播并不缺乏优质内容来源渠道,也不缺乏对此感兴趣的用户,那么该怎么盈利呢?这个简直不要太直白,电商化。很多手工艺的原料是需要购买的,而一般用户照葫芦画瓢所制作的手工艺作品极有可能是惨不忍睹的,如果用户又对这样的手工艺作品感兴趣,那只有购买了。

泛生活其它的细分领域也完全可以这么去做,关键在于找到细分领域的高手,而电商化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一来,能宣扬民族文化,得到政策支持,二来,能为细分领域的高手获得额外的收入,三来也能为平台带来收入,最后粉丝也能学到知识。

结语:
网络直播相较于图文信息更形象、直观,相较于视频又具有互动性,这些便是它得天独厚的优势,大量热钱的涌入,众多投机者参与,足以证明这个行业极具想象力。

尽管近期相关部门一系列的规定、办法看似非常严格,实则不然,对于正儿八经的创业者而言,不管是“持证上岗”、“先审后发”等等,无不是在规范这个市场,提升准入门槛,筛选更优秀的主播,创造更优质的内容。不过对于投机者而言,无异于五雷轰顶,Ta们只是想捞笔钱跑路,管特么的狗屁规范,恨不能越乱越好,这些投机“猪”迟早会摔成一滩烂泥。

如何建立牢固的主播与粉丝关系链是网络直播行业解决所谓困境的核心问题,提升内容质量,提高互动性,那么用户粘度的增加以及走向盈利是自然而言的事情。网络直播行业能够深挖的东西还很多,而当前只是刚刚起步,对于未来,拭目以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